最近很懶得寫網誌 >"<
所以一寫就會是一大堆 碎碎念這標題應該會很常用 XD

先來講講上次的研討會 來爆個料吧!
某位發表人私底下塞給評論人提問單
裡面一堆歌功頌德的話 好的壞的通通自己說
某人還自己回應說:謝謝學妹這麼用心的看我的文章...
是該好好的謝謝她 因為她真的有認真看
只是沒辦法把她自己的問題給提出而已
老實說 這種行為我覺得很爛
真的怕在台上回答不出來丟臉 至少可以跟提問人先討論過
這我都還覺得OK! 這樣至少還對提問人有最基本的尊重
但自己給提問單這種行為對評論人一點尊重都沒有
真是虛偽!!

好了 心平氣和一下
那天其實也沒啥好說的 重點應該是兩場的學者演講
一位是詩人渡也教授 一位是中國戲曲大家李殿魁教授
這兩位的大名是聽到他們的名字會在耳中響起一陣雷的震撼
如雷貫耳啊!!
可惜的是我對新詩和中國戲曲沒興趣
所以那兩場演講都一直在點頭......=.=

最後一場四點是研究生發表會 該我上場了
我提得問題和建議還算不多 只有6個
學長回應了4個其中較關鍵的問題
其中一個問題我提問的是:請問原典為何要用程頤之易程傳?
為何我對這個問題印象特別深刻?
因為前天我去旁聽學長的口考 主考教授也對學長問了這個問題
吼吼吼! 感覺我的層次跟教授一樣高了!
(謎:小心摔死你啊!)
還有一個問題是關於方東美化育之理的問題
我對學長只引用乾卦來說明化育之理有不同的看法
應該要乾坤兩卦都要引用比較正確
學長本身認為是沒什麼錯誤啦!
但我之後問指導教授 老闆也說這邊的確是有問題
所以證明我才是對的! XD

時間跳到6/24 這天是很重要的一天
因為是大仔口考的日子
大仔來這邊三年 總算在當天修成正果
口考完了就差不多可以畢業了
是聽說到目前提口考通過率是100%啦!
也就是說提口考等於畢業 就看你啥時寫完論文提這樣而已...
不過也有聽說被釘得很慘的就是了....
第一次旁聽口考 心情有點緊張 前一天晚上我竟然睡不著
怪哉! 又不是我要口考 我是在緊張個屁啊! =口=
主考官是墨學大家李賢中教授 旁邊還有所長和指導教授共三位口考官
李教授提得問題都還滿犀利的
但大仔都還可以回答得出來 還甚至可以另外補充
真猛啊!
因為我對墨子其實研究不深 我只知道問題很犀利
但問題的核心及答案到底是什麼我不太清楚
所以我只筆記口考時的流程大概是什麼 跟教授的應對大概要怎樣之類的外緣相關流程
但接下來學長的口考我就比較清楚了
因為上個禮拜我才評論過他的論文 雖然應該只是其中一節
但我知道大概在談什麼 而且研究領域跟我幾乎一樣 都是易經相關的
所以我筆記做得很多 李教授一樣是這場的主考官
我只能說真的夠猛! 問題問得非常的利 學長也幾乎回答不出來
我坐在台下也一直在冒冷汗 ~"~
然後想起在過不久的將來 我也會坐在那邊被砍.....Orz
就會一整個莫名的緊張起來......

連續聽完兩場口考 約莫從9點多到將近中午12點
大仔和學長說好要一起和教授們去吃午餐
這是應當而且必要的
回到研究室 也遇到了好久不見的大仔的媽媽
還是一樣的和藹可親
也問了我什麼時候要畢業 叫我加油之類的話
呵~ 實在是很感謝她呢!

那就碎碎念到這邊吧!
一想起論文 就全身發抖啊! Orz...
創作者介紹

All our happiness is...

gungod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